白苍鹤隐辞归去

感谢点开感谢关注

这里是甘辞 喜欢墨香 本命cp忘羡 每天都在为这对神仙眷侣流泪

封面手写by我自己

执笔只为自己喜欢 聚散皆是缘
脑洞多填坑少 间歇性高产持续性咕咕咕

不接受任何角色的毒唯粉 不接受ky拆逆官配党

qq429373066 如果忽然消失了可以去这里找我

这段话写给墨香
祝我爱的姑娘 一生潇洒恣意 孤傲如骄阳 所向之心热切欢畅 所到之处醉人芬芳
祝我爱的姑娘 孤寂时最烈的酒滚过喉肠 自由凝成笔下山河川江 黑暗中最明的月照亮前方 扬鞭策马踏尽长夜星光

一个关于避尘和随便的故事

避尘第一次见到随便,随便就对他说了一句至今难忘的话:“兄弟!你好剑啊!剑身贼亮贼亮的!”

避尘一甩身把他拍水里。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再后来他们十三年没见。

随便的主子搬到云深不知处住了,可是随便没来。

避尘收拾了一上午,准备离家出走找随便。

其实只是擦了一上午剑身,贼亮贼亮的那种。

走之前去找主子告别,但是主子和随便他主子很“忙”,理都没理他。

又想去找忘机琴说几句话,但是忘机和陈情琴瑟和鸣得很愉快,小苹果撂蹄子都撂出了节奏。

避尘摔门而出。

去哪呢。
随便说,莲花坞是他老家。

果然真的在莲花坞找到了随便。

随便:“听说陈情和忘机在一起了?”
避尘:“形影不离。”
随便:“我主子和你主子怎么样?”
避尘:“如胶似漆。”

随便叹了口气,翻了个身:“我也想找对象了。”

避尘动了动,没说话。

随便认真思考道:“你觉得三毒怎么样?”
避尘:“太凶。”

“紫电呢?”
“太疼。”

“霜华呢?”
“降灾追着你打。”

“朔月呢?”
“看不上你。”

.........

随便把各种名剑仙器说了个遍,都被避尘一一否决。

金凌不可忍,舅更不可忍。

随便愤愤不平:“你眼里就没有好东西!”
避尘看了他一眼:“有。”

“谁?”
“含光君的佩剑。”

评论(50)

热度(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