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苍鹤隐辞归去

本命cp:忘羡‖信白。QQ:429373066

【忘羡】闲却风流(一)

*暗卫机x(伪)杀手羡

*无关历史 完全瞎几把写 不要代入任何朝代 私设遍地
* ooc预警

夜半,皇宫。

银月如钩,如抛离红尘的隐士在云层间缓缓款步,将愁重的夜色添上一痕脱俗清冷的皎洁,夜风拂过宫内的一草一木时发出细微声响,琉璃瓦隐隐泛着华光。

宫闱戒备森严,只夜巡侍卫接替时分有半刻空档,轻巧如寒蝉也望而生畏,扑棱着薄翼蛰伏于虬曲苍劲的树干上。也就是这半刻的空子,墙角处倏忽跃出一抹黑影,又瞬间消失不见。

魏无羡躲开层层护卫,踮脚在各类宫檐间点掠起落,腰间一支乌漆漆的笛子,鲜红如血的笛穗随着脚步懒散地晃荡,那样子闲适得好似下一刻就要哼起小曲儿来。

直到金銮殿上,他才骤然停住,翻身而落,紧贴着墙壁,再无动作。

月移花影,如水的清辉静静地倾泻下来,透过枝叶交错而生的间隙,将地面点缀得斑驳陆离。

过了一会儿,熟悉而清冽的檀香味儿绕上鼻尖,他弯了弯唇角,足间一点,沿梁掠上。

刚踏上房檐,他还未转身,眼角便有寒光一闪,来者仿佛用了一击致命的内力,凌厉的剑气直直逼来。

衣袂翻扬间凉风顺着裸露在茫茫夜色中的手往上灌,魏无羡打了个寒噤,这夜他并未佩剑,只好不断地来回闪避,身形翻转间却不忘冲那人展开一双敛尽月色的笑眸。

蓝忘机怔了怔,执剑的手也不由得松下来,就在他手腕微滞的刹那,那人匆匆抄起腰间玄笛充作武器挡了回去。俩人又过了几招,陡然分身而落于两片青瓦之上。

“蓝二公子今日好大的火气,”魏无羡眼角微微上挑,清远的目光从剑移到了蓝忘机身上,细细打量一番后,语气浸着点儿轻浮的笑意,“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着含光君了呢?”

蓝忘机眉头微蹙,漠然望着他这副轻佻的神情。
白日彩衣街上,他也是以如此轻佻上扬的唇角,如此带有勾人意味的笑,将娇花赠与姑娘。

“私闯皇宫禁地,按律当斩。”收回无关思绪,蓝忘机淡声道。

“是是是按律当斩,”魏无羡挑了挑眉,故意闲散地打了个哈欠,“那你现在把我带回去关起来,随便找个时候斩了呗。”

“……”
蓝忘机收了剑,转身就走。

“诶诶诶,这就被我气走了?”魏无羡又好气又好笑,“真是。”

月栖枝头,寂夜清风,青瓦微响,君子上梁。
此情此景与他和蓝忘机的初见一模一样。

京城属实繁华,四海八方各类情报都聚集于此,不过,情报什么的魏无羡早早便听腻了,他曾独自穿过广袤无垠的荒漠,深入敌军阵营杀他个措手不及,也曾夜夜宿醉花柳之地,不知今夕何夕。意气风发过也命垂一线过,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听过的见过的却已经太多太多。
这直接性导致了城内人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才是他从未听过的新奇。
比如温岐楼有位小公子天资不错,却不得重用;比如城西有间宅院虽荒废已久,院内花草却似有人时常打理。
更比如,夜半时分皇宫内不仅有重兵把守,还有在外神传已久的天下第一暗卫隐匿其中。
如果他早点知道这最后一个其实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的秘密,他一定顾不得去结交那位天资不错的小公子,也用不着因为吟错诗而被宅院里的那位姑娘砸下墙头,而是直接跑来皇宫,见识见识这天下第一暗卫到底是哪般模样。

不过没关系,拜他那好巧不巧要死不死什么妖魔鬼怪都能被他遇到的特殊体质所赐,头次来皇宫玩他就撞见了蓝忘机。

“谁。”
声音虽冷,可所执之剑蕴含的杀机才更寒彻入骨。

“我叫魏…魏无羡!”
魏无羡侧身躲过,心道此人身手竟与他相当,并且丝毫不要脸地选择忽略掉刚才那剑气波动差点让他摔下房檐的事情。

那人挥剑的动作似乎滞了滞,下一刻声随剑出,寒剑横劈而来。
“目地。”

“咳咳,”他刻意清了清嗓子,正想严肃介绍自己,右足刚落到青瓦上又被向他劈来的寒芒逼得空翻而起,等好不容易站稳了才道,“我呢,是一个…一个杀手!”
话音未落,数道寒光照面而来,杀意比刚才的更明显,更像是要迅速解决了他。

“可我还没杀人呢!”魏无羡辩解道。

“其心可诛。”
那人身形移动极快,快到根本看不清他的脸,愈发地难以应付。
险然避开数剑,魏无羡总算是摸清了对方的剑法门路,趁着侧翻时唯一的机会,抄起腰间玄笛,再一道剑芒劈过来时,用笛身挡了回去,那笛子看起来并无特殊之处,却在撞上剑芒时晕开了层似血的红光,两股气流在空中相冲,震开后将二人分至于房檐两端。
避开了是避开了,衣服却遭了殃,裂开了数道小口子,样子十分难看。魏无羡叹了口气,早知道就应该听师姐的话多带些衣服出来了,不带衣服多带点银子也行啊!

“此笛何名?”
魏无羡分神之际,淡淡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

大抵是方才陈情出色的表现让对方肃然起敬觉得自己一定是个大人物来头一定不小,魏无羡兴致勃勃地想着,唇角不自觉勾起一个得意的笑,转身道:“它的名字叫……”
看清那人面貌后,魏无羡的所有言语都卡在了喉咙里。

半晌后完全是下意识地出声道:“…敢问姑娘芳名?”

我是个杀手,当然是来行刺的啊。

魏无羡非常认真且严肃地告诉蓝忘机。

然后放下京城第一酒楼里为贵客专备的银筷,擦掉嘴角残留的碎屑,唤小二道:“再上坛酒来!”

蓝忘机毫无情绪地扫了他一眼,起身去柜台结账。

魏无羡歪了歪头,托腮望着蓝忘机走过去时缓带轻飘恍若仙人的背影,顿时感慨万千。

各种形容美人的绯靡词藻,通过糅合精炼涌到唇边,化成了一句诚挚无比的话:

“蓝湛,你真的长得比我师姐还好看。”

……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觉得京城第一酒楼铺地用的青石砖好像不太稳。

自从第一次见面以后魏无羡就赖上蓝忘机了。

那晚之后他便到京城内各种有名气的地方打听关于他的消息,茶馆酒馆青楼楚馆逛了个遍,把蓝忘机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
才知晓原来那就是在外神传已久的天下第一暗卫,姑苏蓝氏的二公子,当今丞相的亲弟弟,性子虽冷了些,只因从小被严苛教导,待人处事却很是平和。

总而言之,就是打听来了一堆夸蓝忘机的好话。

魏无羡好奇道:“都说暗卫只能隐藏暗处,不能被任何有机可乘的歹人知晓,这位蓝二公子身为暗卫竟家喻户晓,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听者哈哈大笑道:“正因他是姑苏世家的蓝二公子,哪个歹人敢不要命了跑去惹他?”

魏无羡讪讪摸了摸鼻子,心道我大概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歹人?继而又道:“大丈夫一身本领就该去战场杀敌,当什么暗卫?”

听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喝完半碗酒,转头去寻别人说话了。
隐约间,魏无羡听到了那些人含糊的话语:

“这朝堂上的事儿谁又能猜测呢…”

“那云梦江氏浴血杀敌多年忠心耿耿,皇上赐了他们多少?!”

“现在还下了道令让他们在边境驻守七年,七年!”

“还不是因为手握兵权而被忌惮,连京城都不让回,现在姑苏蓝氏已经出两代丞相了,这估计啊,是不得不防哎…”

魏无羡忽然觉得气闷,仰头又喝了一碗酒,也不顾小二连喊了几声“客官您还没付钱嘞”,直接飞下了窗。

去哪好呢,来京城没带够钱的魏无羡有点难过。

漫无目的地走了几步,他脚步忽然一顿。
姑苏蓝氏…嗯…应该挺有钱的吧。

评论(19)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