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苍鹤隐辞归去

感谢点开感谢关注

这里是甘辞 喜欢墨香 本命cp忘羡 每天都在为这对神仙眷侣流泪

封面手写by我自己

执笔只为自己喜欢 聚散皆是缘
脑洞多填坑少 间歇性高产持续性咕咕咕

不接受任何角色的毒唯粉 不接受ky拆逆官配党

qq429373066 如果忽然消失了可以去这里找我

这段话写给墨香
祝我爱的姑娘 一生潇洒恣意 孤傲如骄阳 所向之心热切欢畅 所到之处醉人芬芳
祝我爱的姑娘 孤寂时最烈的酒滚过喉肠 自由凝成笔下山河川江 黑暗中最明的月照亮前方 扬鞭策马踏尽长夜星光

魔道祖师之魔性自述(一)

蓝曦臣篇

大家好我是蓝曦臣,其实没那么厉害。
我叫蓝涣字曦臣姑苏人氏蓝家宗主人称泽芜君双璧之一曾经三尊鼎立那个老二就是我,听起来是不是很牛b?
我经常听到别人的赞美成熟稳重知书达礼明白事理顾全大局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等等等等。
“蓝宗主好厉害啊!”
谦虚的我当然会回答:“不敢当。”
最近多了一个绰号叫“读弟机”。
因为不论忘机他有多面无表情我都能看出来他在想什么——当然只是外人这么觉得。
真正的状况是,忘机想的什么在我看来明明都写在脸上好吗!
比如。
他想吃枇杷。
他想吃魏婴手里的枇杷。
他想把江澄拍下水然后和魏婴一起吃枇杷。
他脸上就写着两个字——枇!杷!
出于对弟弟的关爱我好心问了句。
“你要枇杷吗?”
语气绝对温柔。
结果他丫的竟然不理我,还傲娇的转过头,留给我一个后脑勺。喝喝。
我表示很不理解他闷骚的行为。
一脸冷漠对人家,去夷陵夜猎装偶遇,跟我说想带一个人回云深不知处。
你丫倒是带啊!不愿意怎么了,捆回去搞嘛玩意儿矜持。
我觉得魏婴到死都不一定知道他什么意思。

结果魏婴真的死了。

然后他就跑去喝酒,开始耍酒疯。
你们知道那种十三年里每天都听一遍问灵的感觉吗?
对此我只能说。
活该了吧造孽了吧现在知道该听哥的话了吧。
可能他这次真的听话了。
于是十三年后魏婴华丽回归。
他们走上了,吃饭破案养兔子的生活。
可玛币我掉坑里了。

我三弟金光瑶年轻有为金家宗主眉清目秀恍若天人。
很多人黑他矮,但是这么可爱。
矮怎么了矮怎么了吃你家大白菜了吗喝你家莲藕排骨糯米粥了吗?
【江澄/魏无羡: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二哥~”
“阿瑶~”
可是我越来越看不懂他。
所有事情矛头都指向阿瑶的时候,我不信。
魏婴亲眼看到了全部,我不信。
一切水落石出,我还是不信。
或许我蓝涣真的没有那么厉害除了忘机谁也看不透。
又或许,我只是不理解阿瑶而已。
心灰意冷,我刺出了那一剑。

他问我,为何不信他。
他说,他做的那么多,却从未想过害我。
最后一刻,他把我推开,选择自己和大哥同归于尽。

我明白了。
我看不透的,仅是自己的心。
我是蓝曦臣,没那么厉害,守不住他。

江澄篇
我江澄,是个人才。
在下江澄字晚吟云梦人氏江家宗主风流倜傥三毒圣手紫电一出谁与争锋…
我是仙门氏族不可多得的人才,还是,很正常的人才。
之所以正常。
因为好像其他人都不正常。
比如。
聂明玦,有能力有才干,可惜,死的太早。
蓝曦臣,有能力有才干,可惜,是三(yao)弟(mei)控。
金光瑶,有能力有才干,可惜,长得太漂亮。
薛洋,有能力有才干,可惜,为人太狂,而且疑似沉迷晓星尘。
蓝忘机,有能力有才干,可惜,出柜了。
如此看来,果然就我一个十分正常的人才。
哈?你说魏无羡?拜托老哥,就是他把蓝忘机撩弯的好吧。
十三年前魏无羡身死,所有人拍手叫好,说什么归功于四大宗族联合围剿,还我的功劳最大?搞屁啊你们!他明明是修鬼道反噬而死,还归功,做人怎么比魏无羡还不要脸呢!

再说,你们认为他真的死了?喝喝,一群蠢货。
像我这样的人才当然一早料到他不会死翘翘,十三年里我一直到处抓他,终于,被我抓到了。

可却是和蓝忘机在一起。
我想生气想砍人。
又听见蓝忘机说,要把他带回蓝家。
靠!

苍天不负有心人,我又抓到了他。
我把他关进小黑屋里,说了一堆恶狠狠的话。
其实我的意思是你乖着别乱跑我回来再跟你说。
但是多年和魏无羡不要脸的性格相处下来,导致我只能用恶劣的语气讲话。

结果竟然是金凌把他给放跑了。
靠!
我很生气想砍人。

金光瑶被揭发,所有人的注意力从重生的夷陵老祖转向了这位年轻的金宗主,只有我还是很在意魏无羡在干啥。
然后,又被我撞见他和蓝忘机在一起,还跑去祭拜了我家祠堂。
忽如其来很心酸很生气想砍人。

温宁跟我说完真相的时候,我大概是已经相信了的。
只是不愿意承认。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他欠了我很多,可没想到,他为我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有点开心。
大部分是难过。
为什么,要瞒我?

歪,魏无羡吗?
我没有要杀你,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我现在已经是宗主了,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行的,我就是想问问你啊,你说的那句我做宗主你就是手下,一辈子扶持我,永不背叛我永不背叛江家,还作不作数啊?你要不要考虑…回云梦啊…歪你在吗?啊…姑苏信号不好啊…没事,反正我也没说啥,滚吧操你妈。

我记得我们一起打过的山鸡。
一起射过的纸鸢。
你怕狗,我就帮你赶跑。
陈情我也替你收着。
我那句“终于回来了”和当年那句“回来就好”意思差不多。
我知道你承受了很多。
既然那个含光君能陪你玩,也不错。
我,也等了你十三年。

以后恩怨一笔勾销。

“宗主,有人对金小公子登位有异议!”
“怎么做还需要我教你?”
“是。”

我江澄,没有谁,丢了谁,依旧是个人才。

评论(53)

热度(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