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ian甘辞

本命cp:忘羡‖信白。QQ:429373066

魔道大学风起云涌(三)

现代校园paro
私设巨多,ooc属于我
ps:大概是蓝醋醋上线,以及魏撩撩的撩妹小课堂。(bushi)

六.
魏无羡一度觉得眼下这个场面十分尴尬。
但对面这位令他陷入尴尬的沉默的同学似乎并不觉得气氛有什么不对。
蓝忘机无论做什么事都规矩得可怕,比如现在他眼帘低垂,不看菜单也不看魏无羡,双手放在桌子上,手指交握,袖口严谨地挽上一层,衬衫只剩顶端一颗纽扣没合,衣领工整地向两边叠起,不经意能让人瞥见那脖颈优美的弧度和清晰精致的锁骨。女生看了都尖叫男生看了也嫉妒,魏无羡看了——一阵牙疼。

他真的很想问出那个憋了三年多的问题:你是怎么做到两边衣领叠得这么对称的?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穿衣服吧。

“那个蓝湛,”好像每次都是魏无羡率先打破这种沉默,他边翻菜单边问他,“你有没有什么不能吃的?呃,就是有什么忌讳的?”
其实这家店他和江澄来过无数次,菜单根本不用看就能报出一串菜名,但考虑到蓝忘机不一定和他们一样的口味,出于对同校三年多的同学的关心,魏无羡觉得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蓝忘机淡淡瞥了眼写在菜单前的几个醒目的大字:莲花坞特色火锅!够劲够刺激!不辣不要钱!
他顿了顿,言简意赅道:“没有。”
看他这神情也不像是有什么勉强或者在撒谎,魏无羡便稍稍定了心,随意勾了几项,便放下菜单打了个响指,站在不远处穿着工作制服尽显事业线的服务小姐扭着腰走过来,接过菜单时笑盈盈地说:“周年大酬宾,满500送两位客人两份配菜外加免费续杯啤酒哦亲~”
魏无羡抬头,回给她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微笑:“那麻烦小姐姐随意加几份配菜,再单独点一杯果汁。”
“咦,”服务小姐略显惊讶道,“喝啤酒还喝果汁?”
“果汁是请小姐姐您喝的,”魏无羡歪了歪头,翘起唇角,眼底有似真似假的笑意 “站着多累呀,小姐姐长得这么漂亮应该坐在那里,再没胃口的客人也该多点几份。”
无比熟悉业务的服务小姐难得露出了羞怯却真实的笑容:“这怎么会呢。”
“秀色可餐嘛。”魏无羡道。

被赞美秀色可餐的这位小姐姐笑意愈浓,刚想继续接话,便感觉到有一种不冷不热的视线扫过来,顺着这感觉方向一看,那位从最开始就很少说话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客人正默然地一动不动地望着她,眼神中似乎还有点警告的意味。她唇边跃跃而出的话语登时缩了回去,后颈一阵发凉,只好讪讪地退开,心说这人真奇怪好像老娘在勾搭他对象一样妈的越想越委屈。
这边魏无羡到没发觉什么异常,漫不经心地开始玩手机,滑开屏幕那瞬间吓得一哆嗦:来自江澄的37个未接电话。
而他不知道是时候就给调成了静音模式。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点了回拨键后迅速把手机拿开,似乎是在调整一个安全的距离。果然隔了几声机械忙音,一声爆发性的怒吼从手机里传出来。
“你他妈死哪去了!手机是被你喂狗了吗!”
……
蓝忘机眉尖微动,魏无羡尴尬地冲他笑了笑,虚着嗓子说几句类似于他就这脾气别介意之类的话,隔了几秒才把手机放在耳畔,想了想还是明智地选择离耳畔也远点。
“我手机静音了好吧,你才喂狗呢,你以前天天遛狗。”
“…没时间跟你鬼扯,那什么玩意儿,道具组的人让我问你,架子鼓是你自己准备还是他们去借。”

道具组?魏无羡心说道具组组长都在这儿跟我吃饭呢。
但这个问题的确值得思考,他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拿起根筷子当作图笔转:“要是我自己准备的话,咱还得跑回趟家搬是吧。”

“不是咱,是你。”江澄强调。

魏无羡啧了一声,肃然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平常都住宿舍,你难道不想趁这个机会跟叔叔阿姨见见面说说话谈谈心吗,你的良心呢?”

江澄呵呵冷笑:“你他妈就是想让我帮你搬而已。”

魏无羡放下手机,强忍半天没笑出声。

不得不说,他受网上影响,差点以为江澄要脱口而出:我们仙子没有良心!
很巧的是,江澄以前养过一条狗,名字也叫仙子。

“那你说怎么办吧,”魏无羡无比熟练地把问题抛给他,“不用自己那套装备我不习惯,再说你不是也报了吉他吗,你不用自己的能习惯?”

“???我什么时候报了?”江澄疑惑,“我没报啊。”

魏无羡没诚意地“卧槽”一声,语气并听不出什么愧疚地说:“真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会报的,所以我报的时候顺手就帮你填上去了。”

“???魏无羡!!”

在这亲切的怒吼响出来之前,魏无羡就已经挪开了手机,传音孔贴近在唇畔压低声音道:“嘘,我跟小姐姐约会呢,回头再说挂了啊!”
然后光速挂掉了电话,放松地舒了口气。

果然,脱离了被“江澄怒吼”支配的恐惧,连火锅店闷热的空气都是惬意的。
他正happy地想询问怎么还没上菜,蓝忘机却忽然出声道:“为什么不说实话。”

“…啊?”一时之间他没反应过来,茫然地去看蓝忘机。
蓝忘机似乎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平静地望着他。
过了一会儿魏无羡才领悟到了什么,不怀好意地笑着说:“的确像是在约会啊。”

蓝忘机眉梢动了动,偏过头再没理他。

“……”
魏无羡见他这样,以为是生气了,才隐隐约约想起蓝忘机似乎不喜欢别人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于是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蓝湛你别介意哈,我说的小姐姐是指那个小姐姐。”说着指了指刚才那位服务小姐。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魏无羡觉得蓝忘机脸色更不好看了。

一顿饭吃得沉闷无比,但这种沉闷也在魏无羡的意料之中,毕竟和他吃饭的人本身就是那么沉闷,有时候刻意找找话题人家还只会说“嗯。”“是。”

就这么沉默地吃完结账,俩人走到路口道别,魏无羡还是不死心地找个话题:“你不去学校啊?”
停顿片刻,蓝忘机道:“我去叔父那里。”
“哦…”魏无羡朝学校的方向走了几步,回头笑着说,“那我走了啊!”
“嗯。”

蓝忘机顿足,静静注视着那人安全地打了出租车,才转身离开。
七.
那天江厌离并没有接受金子轩的告白。
这令他很苦恼,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他打醒睡得迷迷糊糊的a同学,直白地问:“我难道没有魅力吗?”
“哈…”被这种暴力手段弄醒的a同学内心极度不满,但还是无可奈何地指了指围在窗外只为看金子轩一眼的几个女孩,“金少这就是你的魅力啊…”
金子轩朝外瞥了一眼,评价:“庸脂俗粉。”
……
a同学头一次用一种“病得不轻”的眼神去看他。明明上个月他还把江厌离归为“庸脂俗粉”这类。
金子轩并没注意,心想如果不是个人的问题,那就是那首诗出了问题。
于是他又对a同学说:“我写…我在网上看到了别人写得情诗,你听听感觉写得怎么样。”
a同学:“好!”
他开始读了:“你像翻山越岭而来的风,呼呼地刮在我的脸上…”
还没读到一半,a同学一拍大腿:“这玩意儿也算诗啊!”
没看到作者越来越黑的脸,他继续慷慨陈词:“丝毫没有文学底蕴,写得什么玩意儿!咱金少要是写肯定写得比这好,你说是呗金少,金…”
他终于看到了金子轩冷漠的表情,慢慢往后挪了挪,挽救似的小声说了句#“金少牛逼。”
而金子轩竟然没发火,过了半天,还很温柔地问:“告诉我,怎么追人?”

a同学蓦然间觉悟“我哪知道我又没追过”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出口,他吞了吞唾沫,慢腾腾地说:“我去帮金少咨询!保证金少追到手!”

聂怀桑问魏无羡如何追女孩,魏无羡乐了:“你哥不是还不让你谈恋爱吗。”聂怀桑心说他也是受人所托啊,但嘴上还是嘿嘿笑着道:“那不是也为以后做准备嘛,是吧魏哥。”
“好吧好吧,”魏无羡歪歪嘴角,“看在平时你帮我翘课放哨的份上,我就给你上堂课吧。”

“知道追女孩的精华在哪吗?”魏无羡问他。
聂怀桑懵逼:“是啥?送她东西?”

魏无羡摇摇手指:“送东西是你们有了感情之后稳固感情的方式,追女孩第一要义是——要会说话。”

聂怀桑依旧懵逼:“啥叫会说话?”

魏无羡叹了声孺子不可教也,翻了翻手机,找出一页聊天记录给他。聂怀桑正伸着头想去看,又被魏无羡挡住了:“我先问你啊,如果女孩跟你说晚安,你该回复什么?”

聂怀桑持续懵逼:“我该回晚安啊。”

“……”魏无羡彻底无语,选择还是给他看示例。

[晚安,我要睡了。]
[隔着屏幕给你盖上被子♡]
[嗯嗯。]
[然后自己也钻进去。]
[你坏死了qaq!!]

聂怀桑深吸一口气:魏哥你…单身这么多年真是个奇迹。
……
然后他被魏无羡锤了一顿。

TBC.未完待续.一日一更.

评论(23)

热度(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