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苍鹤隐辞归去

感谢点开感谢关注

这里是甘辞 喜欢墨香 本命cp忘羡 每天都在为这对神仙眷侣流泪

封面手写by我自己

执笔只为自己喜欢 聚散皆是缘
脑洞多填坑少 间歇性高产持续性咕咕咕

不接受任何角色的毒唯粉 不接受ky拆逆官配党

qq429373066 如果忽然消失了可以去这里找我

这段话写给墨香
祝我爱的姑娘 一生潇洒恣意 孤傲如骄阳 所向之心热切欢畅 所到之处醉人芬芳
祝我爱的姑娘 孤寂时最烈的酒滚过喉肠 自由凝成笔下山河川江 黑暗中最明的月照亮前方 扬鞭策马踏尽长夜星光

魔道大学风起云涌(二)

现代校园paro
私设巨多,ooc属于我

三.
魏无羡第N次被请到办公室门口罚站,一同被罚的还有帮着他的温宁。
蓝启仁就差戳着他脑门训话了:“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
魏无羡抹掉溅在脸上的唾沫,认真回答:“知道。”
蓝启仁脸色稍有缓和:“错在哪了?”

“打得太轻,以后见他一次打一次。”
“……”
茶杯被砸在地上,路过办公室的人都被这随着碎片飞溅吼出的声音吓得抖了抖:“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他现在几乎成了一道办公室风景线,甚至有喜欢他的小学妹特意绕到金融系,就为了玩场对视而笑的心动。
温宁瞅了瞅他抖着腿哼着歌无所事事的样子,忍不住小心翼翼问道:“魏哥,你,你喜欢厌离姐吗?”
抱着资料走到拐角处的蓝忘机恰好听到这话,鬼使神差地停住了脚步。
“喜欢啊,”魏无羡说,“当然喜欢!”
蓝忘机呼吸一滞,只听他继续说:“又温柔又聪明,长得还那么好看……”
晨光温柔地笼罩着少年肩膀,空气清冷,远处是白茫茫的天空,云层舒卷像是被水弄湿的棉絮,一种属于末冬初春的凉意渐渐袭满全身,侵入百骸。
蓝忘机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微抿着唇,抱着资料的两手有些发紧,片刻后轻轻垂下睫羽,遮住了眸底下翻涌的情绪,投射出半弧清浅柔软的阴影,默然地选择绕过办公室那条路离开。
“我姐姐她这么好,”魏无羡说,“那个金子轩眼是有多瞎,别让我再看见他,见一次打一次。”
“魏哥你喜欢怎么不追啊?”温宁诚恳地问。
魏无羡啧了一声,道:“你别胡说,她可是我姐姐,江澄的亲姐姐,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原来是姐姐啊,”温宁温笑道,“我也有一个姐姐。”
“你姐姐对你好吗?”魏无羡看温宁瘦瘦弱弱的样子,问道。
“嗯,很好,”温宁浅笑着说,“我姐姐叫温情,已经毕业了,现在有家小型的诊所……主任好像现在在跟我姐姐打电话?”
蓝启仁用得老年机,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关免提,魏无羡站在门口都听得清。
那是一个成熟不失妩媚的嗓音,听起来犹如沙粒在耳畔碾磨,轻挠人心。

“是是是老师您说得对,这小孩犯事老不好多半是欠揍,打两顿就好了…哎我操守门守门!好球!…什么老师您刚才说什么……”

“……”魏无羡由衷地说:“你姐姐真挺好的。”

江澄听说了这事后,冲魏无羡火道:“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入春前的最后一次寒潮,天气骤冷,魏无羡把下巴缩进拉高的衣领里,手指漫不经心地转动作图笔:“告诉你干嘛?”

“我他妈打不死他。”

坐在他俩旁边的同学恐惧地望着他们,喉咙上下滚动了一圈,忍不住坐得远了些。

校园暴力啊。

四.
“金子轩你,”魏无羡深吸一口气,哭笑不得,“我真在你脸上看到了大写的‘不要脸’。”

还是要从前几天说起。
江澄知道这事之后气得不行,站起来就要去找金子轩,江厌离正在检查魏无羡有没有受伤,忙拉住他,眨眨眼:“算啦,我以后不会再喜欢他了。”
“姐!”江澄怨气未消,“你就是脾气太好了才被欺负!我和魏无羡都在学校,你有事就不能先找我们吗!”
江厌离微微低头,低声笑道:“可这种事有什么办法呀…”
“好啦,”她抬起头,纯净的眼眸带着莹莹笑意,“以后不会再发生啦。”

第二天,金子轩小心地碰了碰脸上还没消下去的红肿,内心为这张帅脸感到无比悲哀和愤怒。江厌离清隽的脸上携着温柔的笑意带着只小礼物盒由远及近走过来时,他立马大叫道:“别以为你有俩个能打架的弟弟我就会屈…”
“服”字还没说出口,只见江厌离径直路过他,走到离他不远的金光瑶面前,将礼物递予他。交谈间他只听到了“会长太忙了”“托我来”“节日快乐”等个别字眼,俩人告别后,见她又走过来,金子轩正想再吼一嗓子,结果人家还是跟没看见似的朝来时方向走开,言行举止温婉柔静地像画一样。
金子轩呆滞地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a同学:“你看得见我吗?”
a同学迷迷瞪瞪地,说看得见啊,金少。
“那她怎么看不见我?”
“……啊?”

金子轩开始有意无意地在江厌离面前表现自己,甚至有点走火入魔。
食堂打饭,他阔气地走到食堂阿姨面前,说今天凡是和他关系不错的人饭钱他包了,人群爆发欢呼,他回头看,江厌离早就已经默默的打完饭走回座位上。图书馆自习,看到江厌离也在,迅速收回藏在书下的游戏机,和同学侃侃而谈唯物论,结果人家面无表情的路过,白皙的脖颈边有根黑色细长的东西,定睛一看,是耳机。操场打球,远远见着那位女孩要来,一个潇洒的转身,把球抛出一个近乎完美的弧度,迷妹瞬间尖叫,他撩撩刘海,回头去看她的反应,才发现人家根本不走这条路。
他自己都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喜欢江厌离了,尤其是她看书时候安和的表情,当真是岁月静好的画面。但照现在这个情况,他只能烦躁地抓抓头发,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十分薄弱。a同学憋了一句话实在说不出口:……金少,你这是自作孽啊。
但还是给他一个主意:要不…直接表白试试?
于是金子轩真的愣愣地去试了,准备了一首很长很长的诗,在江厌离必经的路口等着,等到时连忙跳出来:“江厌离同学!”
没成想这次江澄和魏无羡和她是一起的。
心里暗骂一声好巧不巧要死不死,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之前是我的不对…我来向你道歉的!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好好谈谈…”
他话还没说完,魏无羡就直接抄起袖子上前了:“嘿我这暴脾气,你…”
“阿羡,”江厌离轻轻拽住他,漂亮的眼睛眨了眨,“我愿意听他说。”

“姐!”江澄和他异口同声地表达不满,却还是被江厌离柔和的目光制止了。

金子轩脑子一热,脱口而出:“我给你写了一首诗!你听我读完……”

“你是翻山越岭而来的风,呼呼的刮在我脸上……”

……

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一眼,意见很少相同的俩人在此刻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和自己一样的觉悟:

神他妈这傻逼绝对绝对不能是以后咱姐夫。

五.
魏无羡对天发誓,他真的没有想到蓝忘机会接受他的随口邀请一起吃饭。

一年一度校庆,各班都要报节目,蓝忘机很罕见地成了道具组组长,魏无羡一时兴起就报了架子鼓表演。
江枫眠在他们小时候想让他们都学点乐器,江厌离学了古琴,江澄学了吉他,问到魏无羡时,他不假思索地说想学架子鼓。问他为什么,他笑得狼子野心(江澄评价),说:
因为帅!
江澄把他第一把吉他的琴身擦得锃亮,听到这话后嫌弃地撇下一句:你可拉倒吧,人家玩架子鼓头一抬一抬地那叫潇洒,你顶多算是发羊癫疯。
结果向来做事三分钟热度的魏无羡竟然真的把这项业余活动坚持了下来,初中校庆时还出了不小的风头。
报完节目懒懒散散出来之后正好看见蓝忘机,他就随口喊了句,蓝湛!准备道具辛苦了啊!一起去吃个饭呗!
按照之前无数次这种邀请被拒绝的先例,魏无羡根本没抱希望他会去。结果与他迎面撞上的人只望着他,轻声说,嗯。

此刻俩人坐在川辣火锅店内,魏无羡拿着菜单是不是抬眼看看蓝忘机,整个人有点玄幻。
他肤色很白,衣着干净讲究,一丝不苟,年轻的脸被这淡漠的装束衬托得过分冷峻,活像运转精密没有感情的机器,这种人放在魏无羡的人生里,那就是大写的无聊。魏无羡眼神胡乱地飘,最终落到了那双手上。那是一双白皙清瘦的手,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肤隐约可见其血管的纹路,手指骨节利落分明,仿佛就是为钢琴而生——不,应该说,是音符都甘愿为他虔诚地起伏。
蓝忘机的确是会弹钢琴的,而且在界内还小有名气。魏无羡不太懂这些,依稀只记得上高中时那些同学提起蓝忘机时惊羡的眼神,他当时还凑过去说了一句“蓝湛弹钢琴的时候确实挺帅的。”

因为他撞见过一次。
还是上高一时候的事情。

他们上得那所高中管制十分严格,所有学生都被强制要求住校,并且不得私带任何电子仪器,宿舍还有放行门禁。魏无羡怀着自认为超凡脱俗看破世间的心情不止一次在江澄面前痛斥这种束缚学生思想的应试教育,简直就是在阻碍祖国花朵们的创新和进步。
江澄淡淡扫他一眼,说:

别装逼了,你就是喝不到酒摸不着手机心里不舒坦。

魏无羡为发小对自己的无比了解而非常感动,虽然内心很有种想揍他的冲动。

一个晚自习放学后的夜晚,身为物理课代表的江澄被老师留下来批改作业,魏无羡终于忍不住翻过墙头,去小卖部买了几瓶啤酒,又去门卫室摸到自己上交的手机,然后在空荡的学校四处游走想找个不被发现的地方,最后目标锁定在了平常都是锁着门的钢琴室,顺着窗户翻进去,抬头正好对上蓝忘机的视线。
像是因为魏无羡的不小心闯入打破了深远空灵的琴声,他惊讶地望着这个点还在练习的同学,年轻的小钢琴家也停下按击琴键的双手,用并非善意的眼神注视着他。
终究还是做贼心虚的魏无羡在这场俩人营造的近乎窒息的沉默气氛中败下阵来,隐隐有些肉痛地摸出一罐啤酒在蓝忘机面前晃了晃:
分你一罐,当做没看见我成不?
TBC.

评论(20)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