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苍鹤隐辞归去

感谢点开感谢关注

这里是甘辞 喜欢墨香 本命cp忘羡 每天都在为这对神仙眷侣流泪

封面手写by我自己

执笔只为自己喜欢 聚散皆是缘
脑洞多填坑少 间歇性高产持续性咕咕咕

不接受任何角色的毒唯粉 不接受ky拆逆官配党

qq429373066 如果忽然消失了可以去这里找我

这段话写给墨香
祝我爱的姑娘 一生潇洒恣意 孤傲如骄阳 所向之心热切欢畅 所到之处醉人芬芳
祝我爱的姑娘 孤寂时最烈的酒滚过喉肠 自由凝成笔下山河川江 黑暗中最明的月照亮前方 扬鞭策马踏尽长夜星光

魔道大学风起云涌(一)

现代校园paro
私设巨多,ooc属于我

一.

教导主任蓝启仁把江枫眠夫妇请来唾沫横飞地说了一大堆的时候,被罚站在走廊的魏无羡穿着白衬衫,扣子风骚地只扣三颗,袖子往上拉了又拉,露出精致有力的小臂,然后双手插进裤兜哼着小调抖着腿,时不时对路过的小姑娘歪歪嘴角,。

江澄一脸“妈的智障”的神情看着他,嫌弃撇了撇嘴,站得离他又远了点。

估摸着该训完了,魏无羡拿掉耳机,正好听到教导主任对他下得震耳欲聋的定论: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纪检部部长蓝忘机路过,魏无羡喊他道:“哎,这不是蓝湛吗!”

蓝忘机跟没听到一般,抱着档案继续往前走。魏无羡笑嘻嘻迈开一条腿,拦住他的去路。蓝忘机侧身让开,他又跨前一步。再让,再拦。

江澄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低头打手游。

“……”蓝忘机道:“借过。”

魏无羡叹道:“蓝湛,你叔父真能训人。”

蓝忘机瞥他一眼,偏过头,面无表情道:“校规第七条,校内行止须整洁得…”

“停停停,”魏无羡连忙打住,半真半假地笑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

蓝忘机又望向他,淡如琉璃的眸子似有孤鸿掠过,宁静而深远,清秀的眉骨和鼻梁下是棱角分明的阴影。

魏无羡歪头盯了他一会儿,不由自主伸手摸了把他脸颊,自言自语道:“你这人长得这么好看,说话怎么就…”

还没等他说完,蓝忘机就像触了电般猛然退后几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怒不可遏道:“魏婴!”

“部长,老师叫你过去!”远处有同学喊。

蓝忘机嘴唇动了动,最终选择愤然离开。

魏无羡还处于比较懵的状态,回头一看江澄也在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手机里传来game over的声音。

“咋了啊,”魏无羡茫然道,“我摸的是他脸吧?不是他某个重要的部位吧?”
江澄没答他,他道:“你倒是说话啊!”

江澄倒吸一口凉气:“你离我远点!”

“……”

二.

说来也奇怪,魔道大学男神榜第四的魏无羡因为性格使然,说话自带撩人特效,比起日理万机的学生会会长蓝曦臣,太过冷淡拒人千里的蓝忘机,言行举止颇有傲气的金子轩,脾气不好摆着臭脸的江澄,魏无羡无疑最受女生们欢迎,但却从来没人追过他。

在魏无羡还不明白为什么时,女生内部其实早就形成了不用说开的默契:魏同学是大家共同拥有的财富!谁也不能追!

于是在这个情人节,连聂怀桑都收到了心意巧克力的情人节,魏无羡一路只收到了无数义理巧克力。

收到心意巧克力的蓝曦臣语气温和:“谢谢你,不过还是做朋友吧。”

蓝忘机态度明确:“谢谢,抱歉。”

金子轩慢条斯理:“我暂时还不想找对象。”

江澄直言直语:“不怎么好吃。”

聂怀桑看起来很难过:“你很好,但是我哥还不让我谈恋爱…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啊。”

魏无羡冷笑着旁观,在心里评价:傻逼!一群不解风情的傻逼!

温宁凑过来递给他一块剥好了的巧克力,奇怪道:“魏哥,为什么没人跟你表白?”

魏无羡在学校打架出了名,上次去网吧路上时碰巧看到岐山班的温宁被一群人欺负打劫,就顺手打了一场出尽风头,现在学校里的小混混见了魏无羡都恭敬列出队形喊声:魏哥!

从那以后魏无羡走到哪温宁跟到哪。

魏无羡觉得这巧克力味道不错,拇指轻佻地抹掉唇边碎屑,淡定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她们是觉得喜欢我的人太多,她们肯定没机会,就不敢送,嗯,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温宁道,“可为什么…”

他还没问完,言语便戛然而止,因为魏无羡的脚步顿住了。

他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正好看见金子轩和一个同学在说话,距离不远,金子轩也向来不低声说话,那内容也自然而然落到他们耳朵里。

金子轩:“手工的?谁送给我的?”

a同学:“云梦班的江厌离。”

金子轩皱眉:“她?那就退给她,说我不要。”

a同学:“行…不过金少,你们认识啊?”

金子轩:“我父母在我小时候给我定的娃娃亲,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当真啊?我就不听他们能拿我怎么着?这个江厌离还真以为…”

他这种不耐烦语气的话还没说完,魏无羡打断了:“金子轩!”说着朝他走过去。

金子轩眼睑高抬,瞧他一眼:“叫我干嘛?”

“叫你。”魏无羡笑眯眯抄起袖子,金子轩还没反应过来,拳头已经落到了他脸上。

“当然是为了打你。”

三.
魏无羡第N次被请到办公室门口罚站,一同被罚的还有帮着他的温宁。

蓝启仁刚才就差戳着他脑门训话了:“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

魏无羡抹掉溅在脸上的唾沫,认真回答:“知道。”
蓝启仁脸色稍有缓和:“错在哪了?”

“打得太轻,以后见他一次打一次。”

“……”
茶杯被砸在地上,路过办公室的人都被这随着碎片飞溅吼出的声音吓得抖了抖:“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温宁再瞅瞅现在抖着腿哼着歌无所事事的魏无羡,小心翼翼问道:“魏哥,你,你喜欢厌离姐吗?”

抱着资料走到拐角处的蓝忘机恰好听到这话,鬼使神差地停住了脚步。

评论(14)

热度(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