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苍鹤隐辞归去

感谢点开感谢关注

这里是甘辞 喜欢墨香 本命cp忘羡 每天都在为这对神仙眷侣流泪

封面手写by我自己

执笔只为自己喜欢 聚散皆是缘
脑洞多填坑少 间歇性高产持续性咕咕咕

不接受任何角色的毒唯粉 不接受ky拆逆官配党

qq429373066 如果忽然消失了可以去这里找我

这段话写给墨香
祝我爱的姑娘 一生潇洒恣意 孤傲如骄阳 所向之心热切欢畅 所到之处醉人芬芳
祝我爱的姑娘 孤寂时最烈的酒滚过喉肠 自由凝成笔下山河川江 黑暗中最明的月照亮前方 扬鞭策马踏尽长夜星光

现代paro圣诞节

忘羡

“真是够了,”江澄忍无可忍吼道,“你他妈四舍五入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他妈过圣诞节!”

恋爱中的人心智仿若三岁儿童,这句话在魏无羡身上诠释的淋漓尽致。

前一秒还在无精打采地玩游戏,后一秒收到某人的短信立刻囫囵穿了个外套风一般出了门,还不忘喊:“江澄你帮我上个分啊!”

上个屁的分,把你铭文全融了,看你以后怎么混。

江澄咬牙切齿点进铭文界面。

蓝湛在约定的地点站了好一会儿。

看起来和别人并无太多样式差别的衣物穿在他身上丝毫不显得厚重,倒有一种清冽干净的气息。

他手指骨节修长,手内侧有常年练琴磨出的薄茧,淡如琉璃的眸子漠然看着来往人群,眼中却只似有孤鸿掠过,宁静而深远。

“蓝湛!”
蓝湛循着声音望去。

魏无羡站在离他不远的站台台阶上,眨眼时满眼细碎的灯光,然后笑着朝他走来。

“等很久了吗?”
“没有。”
“今天好像真的有点冷。”
“嗯。”

“那边有家新开的火锅店,可以做成那种一半辣一半清淡的,我们去那吃…蓝湛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在听。”

蓝湛侧脸被路边昏黄的灯光一打,显得分外柔和,魏无羡没由来的心头一暖。
“二哥哥。”

蓝湛转过头,魏无羡笑着搭上他的脖颈。

他顺着魏无羡的动作略略低头,眉心微蹙,眼帘低垂,睫毛掩映的缝隙似乎刚好只容下魏无羡一人的身影,看得专注而入心。

蓝忘机唇线十分流畅,微抿时隐隐泛着莹光。

魏无羡轻轻凑上去。

那是绽放在圣诞夜的一个绵长的吻。

曦瑶

Blockade是A市最大的英式咖啡馆。

坐落于全市正中心,格局布置大气华丽,浅咖色的灯光柔和地笼罩着被行梯隔开的两层空间,每一张桌椅都经过手工精心打磨,泛着金属质感的哑光,饱满柔和的女声绎唱着类似于country music的音乐,听起来舒适而惬意。

一只白皙干净的手似随意般搭在桌子上,手腕微抬,价格不菲的手表因灯光照耀而反射出亮光。

蓝曦臣目光落到上面,注视着时间点点流逝,分针逐渐走向约定的数字,一痕柔色不自觉地染上本就平静温和的眉梢。

如同心有所感,门被推开的一瞬间蓝曦臣也正好抬头望去。

金光瑶今日忽然取消了工作会议,说是给新老员工放假,薛洋私下跟旁人说是放假其实是以权谋私约会去了。

金光瑶微微一笑,不可置否。
看来以权谋私的对象,大概就是蓝曦臣了。

“二哥等很久了?”
“没有,我刚到。”

追凌

“蓝愿好受欢迎啊…你看他桌上堆的礼物…”

圣诞节这天的蓝愿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仍是从头到脚都让人感到落落干净,眉目仿佛时刻都是舒展的,笑起来好似三月南风拂过。

“蓝愿同学,我…”

蓝愿抬头,深色瞳孔落拓地望着面前的女生。

女生微微低头,看见他衣领里露出一小段脖颈,白皙纤长,她没由来的又红了脸,急急把礼物推了出去。

蓝愿嘴唇动了动,目光里依稀可辨一痕无奈之色,还是礼貌道:“谢谢…”

这一幕刚好被踏铃而来的金凌撞见。

他今日穿了件面料考究的手工订做装,淡淡的金色明亮又不灼眼。

他愣怔半晌,随即若无其事走到座位上,语气极度不屑,声音不大不小恰巧落入了所有人都耳朵:“嘁,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送礼物,土不土。”

被说成“土”的女生愤怒又胆怯地看向金凌,蓝愿神色黯了黯,掌心瞬间凉了几分。

冷风徐徐吹了吹树枝,摇摇欲坠的枯叶终于支撑不住落了下来。桌上的那本书摊开了十多分钟,金凌连一行都没看进去。

下课铃响,学生陆陆续续离开教室,金凌撂开了钢笔,阖上双眼使劲揉了揉眉心,心中还是像膈着什么东西一般堵得人喘不过气。

待他再次睁眼,一件正正经经应该被悉心挑拣过的礼物出现在桌子上。

“圣诞快乐。”
那人声音有一丝不知名的微哑。

“…你等等!”
蓝愿转身欲走时,这声音绊住了他的脚步。

金凌别扭了半天,虽然似极不情愿,但还是开口道:“我是说,只有她们送你的…太土了。”

薛晓

即使这一天寒风刺骨,圣诞节的节日气氛依然浓郁,处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薛洋只简单穿上了黑色外套,双手交错抱臂懒懒斜靠在咖啡馆墙壁上,目光散落在熙熙攘攘的街头。顺手从商业街买的烟还嵌在唇齿间——他本来要拿的是糖,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那双似睐非睐的眼中映着绯靡夜色,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目光再次落到人群中隐约有几分焦躁。

“为什么不进去等?”熟悉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薛洋偏了偏头。

大抵是等的太专注,竟不知那人是何时来到身侧的。

他扯开唇角,虚着眼打量这个身着灰白色棉衫的人,烟支随着声音起伏而颤动:“外面更有意思。”

见他抽烟,晓星尘眉尖有瞬间的蹙起,伸手要去拿掉,却被薛洋似笑非笑躲开。

怔忡片刻,他了然。
手掌从口袋伸出再次摊开时,一颗糖静静躺在掌心。

“我们可以换一换。”

希望大家圣诞节过得甜甜的哦!
end.

番外.

“魏无羡!你是不是忘了今天的比赛!是谁说我打ADC就辅助我?这话是被你喂狗了吗!哈?不回来了?我看你他妈这辈子也不用回来了!滚吧!”

评论(22)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