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苍鹤隐辞归去

感谢点开感谢关注

这里是甘辞 喜欢墨香 本命cp忘羡 每天都在为这对神仙眷侣流泪

封面手写by我自己

执笔只为自己喜欢 聚散皆是缘
脑洞多填坑少 间歇性高产持续性咕咕咕

不接受任何角色的毒唯粉 不接受ky拆逆官配党

qq429373066 如果忽然消失了可以去这里找我

这段话写给墨香
祝我爱的姑娘 一生潇洒恣意 孤傲如骄阳 所向之心热切欢畅 所到之处醉人芬芳
祝我爱的姑娘 孤寂时最烈的酒滚过喉肠 自由凝成笔下山河川江 黑暗中最明的月照亮前方 扬鞭策马踏尽长夜星光

雪落鬓上且作白头

忘羡

寒冬腊月的第一场雪落至姑苏城时,本就有渺渺雾气缭绕的云深不知处更添几分清幽脱俗。
昔日青山被覆盖上一层薄薄琼雪,蓝家弟子仍着一袭流云白袍,剑声泠泠,嘶嘶破风,当真是恍若世外仙境。

而此等仙景在云深不知处境内只有一人还未欣赏。

静室内萦绕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檀香味,蓝忘机坐于书桌前,白净修长的指节浅浅掠过一纸卷页,魏无羡仍窝在榻上裹着被子像土匪般毫不讲理地占据了整张床,墨发凌乱,睡得正沉。

好不容易破窗而入的冷风徐徐吹了吹,打破了这岁月静好的画面。

尚在梦中的魏无羡忽觉一阵寒凉猛然从后颈灌入,不由得浑身一激灵,打了个喷嚏,吸了吸鼻子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抓紧被褥舍不得放手。

等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后,瞥见窗外一片银装素裹,魏无羡心里登时明亮起来。

他披着被子拖到地上噌噌噌跑到窗柩旁,头也顾不得会地兴奋喊道:“蓝湛蓝湛!你快来看!下雪了!”

“嗯。”
蓝忘机淡淡应了声,放下书卷,站起身,缓步轻移到他身旁。

他眼底倒映着茫茫白雪,侧过头去看蓝忘机,巧笑嫣然。

恍若初见那般。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月光斑驳了一地竹影,魏无羡坐在墙头,眸光流动,仿佛有万千星辰藏匿于他瞳孔深处。月光将他睫羽投下浓影,分明是顽劣肆意的模样。

那时只记着他犯了家规的蓝忘机,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后来会成为日日夜夜无法回避的思念。

此刻有雪映入魏无羡眼帘,簌簌闪动,教人满心疑问想去探究他眼里是否也下了场雪。

不自觉地,蓝忘机握住了他还攥着被子的手。
少年的骨节削瘦分明,有些冰凉。

魏无羡微微一怔,随机反应过来,反客为主地笑眯眯拿被子把他和蓝忘机围住。
开玩笑,他夷陵老祖是谁?前世丰神俊朗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被世人说成和无数名门女子不清不楚公子榜排名第四的孽桃花,虽然重生之后莫玄羽的身体和蓝忘机差了些许,但也巧在这差了些许,足够他踮起脚仰头,与蓝忘机的唇瓣将吻不吻,游离一线。
俩人呼吸炽热,却没由来的心中一阵安宁。
“蓝湛。”
“嗯。”
“蓝忘机。”
“嗯。”
“二哥哥!”
“……”
雪花纷纷扬扬而落,掩盖住了谁倚谁身畔的光景?
岁月缱绻,忘羡已多年。

薛晓

义庄此地杳无生机,常被人称为死城,后来越发邪乎,因有传言道但凡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来过。

“里面有十恶不赦的凶煞厉鬼!”

酒馆小厮说这话时,正给一位客人倒水。下一秒,隔了张桌子的板凳被人狠狠踹了一脚,陡然四分五裂。

声响巨大,小厮恶狠狠转过头:“谁还敢在我这…”
在他看清了那人是谁后,下面的话又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这是位掌柜的都得罪不起的大爷。

这人从脚底到头发丝都透着一种慵懒的气息,容貌俊美,却是一身不入流的打扮,微眯的双眼间有些许笑意,只是不知为何,让人没由来觉得那笑意骇人森然。

那小厮眼底流露出惶恐的神色,战战兢兢道:“大大大大大爷,小的去给您拿酒。”

“世风日下啊这是…”
周围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开来。

不过很快他们就噤了声,因为扫视他们的目光中狠戾之色显露无余。

薛洋回到义庄,曾经不可一世的孽剑降灾被他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一旁,提着酒足尖一点跳上屋檐。

这不是空城。
不过活人也的确只有他一个。

顺着他的视线稍稍往下看,便可看到或吊挂或乱弃的死尸,死状惨烈,血垢已经凝固,有点眦目欲裂死不瞑目,有的则是被活活剜去了双眼。

薛洋越看越兴奋,兴奋的搓手,兴奋的双眼布满血丝。

一点点冰凉落在他脸上,他忽然僵住,片刻,扬起头。
雪花纷然而至,轻盈地落在大地上,落在枝头,落在屋檐,落在他的发丝,他的脸。
没由来地,他伸手接住一片雪花,心开始不可遏制的怒到发抖。

雪花落入掌心转瞬即逝,让人捕捉不到它存在过的痕迹。凉意刺骨,像极了…像极了那人顷然倒下逐渐变凉的身躯。血溅了一地。
愣了半晌,他伸手想去捂住汩汩流血的伤口,却什么都来不及。

“道长?”
他低喃一声。
茫茫大雪,无人应答。

他忽然冷笑一声,接着又一声,逐渐笑得癫狂。
良久之后这笑声戛然而止,他面目狰狞恶戾对着冰凉干燥的空气道:“不是人间正道吗!不是爱惩恶扬善吗!你看看这些人!”
他指了指地上乱七八糟的死尸,“都是我干的!你来找我!你杀了我啊!”
依旧无人应答。

少顷,他把酒恶狠狠往地下一摔,登时酒壶四分五裂,汁液飞溅。

他嗤笑一声,跳下屋檐。
落地的一瞬间,却猛然脚步不稳摔了个趔趄。

“此处可有人家在?”

孤城数十载,或许只为等一场久别重逢的繁雪。

评论(13)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