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ian甘辞

本命cp:忘羡‖信白。QQ:429373066

【冰秋】清静峰后山竹林被毁之后

清静峰后山修竹苍劲,有狂风掠过也只竹叶簌簌扑落,竹根丝毫不被撼动,叫人叹道好一番傲骨。然此刻和风习习,却是一地狼藉,不过朝夕之间已残碧满径,竹骨东倒西歪,断了不少。

与此同时,清静峰峰主所居的竹舍门前,一个面容白皙眉目朗星的黑衣男子负手而立于青阶之下,微风掀起衣袂,嘴角噙笑,眸光流转莹莹,仿佛藏满了柔情和爱意。
他薄唇微动,缓缓开口道:

“师尊——!”

沈清秋端着茶盏的手被这一声喊得抖了三抖,茶盖与盏身碰撞的声音异常清脆,安定峰新送来的不知道叫啥的茶水溅湿了一身。
次奥。

好吧,所谓嘴角噙笑和眸光莹莹,实则是洛冰河之泫然欲泣。

洛冰河何其敏锐,听到屋内有异动,足尖轻点跃身上前,边简单粗暴破开竹舍锁上的门边道:“师尊,我知错了。”
沈清秋挥开折扇挡住洛冰河的视线:“出去。”
洛冰河反倒越走越近,急急蹭到沈清秋跟前,声音委屈又低着头:“我真的知道错了。”

这种标准的“求原谅!求摸头!”的姿势,洛冰河做起来真是…毫无违和感!甚至能苏化一堆妹子的心然后心甘情愿跳进后宫…哦不,那是冰哥。

沈清秋露出藏在折扇后的眸子,瞥了这个自己养大的冰妹一眼:“知道错了就出去。”

正常走向应该是这样的,洛冰河乖巧地“哦”一声然后走出去,等沈清秋气消了再回来皆大欢喜。

然则洛冰河微抿着唇,目光死死锁在沈清秋身上,忽然起身。

只见他一只手撑在沈清秋靠着的桌椅上,沈清秋还没反应过来,他一只手已经攀上了沈清秋的腰,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声音低低道:“师尊。”

沈清秋惊悚了。
手!手!你的手!不要乱动谢谢!

沈清秋拿扇柄抵住他胸口戳了戳:“起来。”
洛冰河道:“师尊不原谅我就不起来。”
二选一,又是二选一!
要么选择原谅你要么可能白日宣淫,傻逼才会从里面选吧!沈清秋呵呵。
于是道:“你起来我就原谅你。”
[系统:↑↑↑傻逼,认证完毕。]

“哦。”洛冰河有点不甘心地退下去。
沈清秋坐起身,理了理微乱的衣衫,淡(zhuang)淡(bi)道:“错在哪了?”
“知道,”洛冰河十分愧疚诚恳道,“不该毁了后山的竹林。”

你知道个屁!

其实沈清秋并不怎么生气,若真细算起来,大抵是尴尬居多。

因与洛冰河在外游山玩水逍遥了许久,沈清秋思忖些时日,还是想回苍穹山看看。

刚到这里,自然是先去拜访岳清源。
现在的沈清秋并不是当年的沈九。
壳子还是那个壳子,灵魂早已换成了从现代穿越到这个书内世界还呼哧呼哧帮作者填坑的沈垣。这种奇葩的前因后果委实不能明说,而岳清源只当他们之间还有跨越不过的鸿沟,不过小九还能时常回来看他,心中宽慰不少。
沈清秋见他眉梢都染上了少有的喜色,除了仍明示师兄师弟之别,其他还真不忍再开口。

以至于,他一时之间忘了苍穹山那条口头规定——洛冰河不得入内。

待他匆匆赶回清静峰,百战峰那位惹不得的主已经气势汹汹提着乘鸾与洛冰河在后山大打出手。
心魔剑那玩意儿bug太多,自从上次无意间召唤(……)出原著冰哥,洛冰河就很少再使其出鞘,柳清歌的修为却是一日比一日精进,俩人堪堪过了数招,难以分出胜负。
眼看着局势愈发不可收拾,沈清秋瞅准一个灵力暴击的空当,修雅剑破空而出,猎猎生风,两股劲流在空中激烈碰撞,又相抵相消,陡然分开。
沈清秋身形一闪,晃到了柳清歌面前,轻摇折扇,仿若清风徐来般淡笑道:“柳师弟别来无恙。”
“洛冰河不得入苍穹山!”柳清歌看着他,眼神严厉地像是想对着他脑门捅一剑,却还是收回乘鸾,手腕翻转出凌厉的剑花。
“这也是没办法啊…”沈清秋就差闭目扶额了。
“……”
握草,这扑面而来的尴尬气息是怎么回事。
偏巧这个时候,见他回来的洛冰河挑了挑眉,一痕柔色不自觉地在眼角处漾开,语调轻佻上扬,声音自带三分撒娇意味:“师尊。”
……
柳清歌脸一黑。
握草,更尴尬了。

一回想起来就头疼。
现在听见洛冰河如此中肯的回答,沈清秋真不知该如何同他讲这中间曲折,只能先问:“为何同你柳师叔动手?”

“……”洛冰河仿佛憋了口气,好不容易吐出来,“是他先动手的。”

这话说得没毛病。

洛冰河憋屈至极的脸让沈清秋实在没法坐视不理,只好顺着毛摸:“要叫他师叔,尊师敬长。”
“尊师敬长下一句是怜爱幼稚,”洛冰河被他揉发顶揉得心满意足,但还是道,“他叫我小畜牲白眼狼的时候真‘怜爱幼稚’。”
……
拜托啊幻花宫主魔界君上,究竟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自己是“幼”“稚”的!

沈清秋收回手,温言相劝道:“明日去给你柳师叔赔个不是…”

洛冰河斩钉截铁:“不去。”
……

沈清秋点点头:“也好,今日都累了,你回去休息罢。”
洛冰河面露疑惑之色:“回去?”
沈清秋抬了抬下巴,瞥着竹舍偏室的方向。
洛冰河彻底委屈起来了:“师尊,说好的三天…”
沈清秋毫不客气“唰”的一声挥开折扇:“改了。”

这下空气似乎都凝结了。

寂静良久,沈清秋执扇摆的造型都快把持不住时,洛冰河才缓缓开口道:“果然在师尊心里,柳师叔还是很重要吧。”
……
“还是仅仅只比弟子重要…”

我操这种心里藏着小三被正房道破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这倒霉孩子整天都瞎想些什么啊!

给柳清歌赔个不是和心里有他没他这两码事吧!

不用沈清秋看他也知道洛冰河现在肯定是一副神色黯然眼眶微红的受伤状。
怎么一个比一个难伺候!

沉默半晌。
沈清秋无奈伸手道:“你过来。”

真是,也就输给他了。

翌日,洛冰河神清气爽。

沈清秋…不想说话。急匆匆把尚清华找来时自己还处于浑身酸痛懒得动的状态。

尚清华乐呵呵靠着竹椅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只手撑在下颔上,另一只随意搭在古木茶几上,指节有意无意叩击着桌面,环视这竹舍四方景物,不禁啧啧感叹道:“沈大大你这日子过得真舒…”

见他有滔滔不绝说废话的趋势,沈清秋连忙打住,正色道:“我先问你,柳清歌这个人物你是怎么想的?”

“啥?”
敢情今日找他来是有事要问,尚清华两眼贼溜一转,不禁好奇了:“你问他干啥?”

沈清秋道:“没事,就是问问。”

“我不能知道啊,那行,”尚清华倒是从善如流,也不再多问,开始陈述他的创造理念,“一开始你知道的,我想把沈清秋塑造成一个圆形的立体的人物,但读者不买账,我只好把他刻画成完全的人渣,柳清歌的死就是为了衬托出他的卑鄙,无耻,下流,猥琐…”
沈清秋越听眉尖越抽搐,虽说自己不是尚清华刻画的沈九,但听别人用这些词形容这个名字,心中还是不舒坦,忍不住打断道:“说重点!”

“重点就是,”尚清华摊了摊手,“死的太早,我没想好。”
……
“我操你…”

“别别别沈大大,”尚清华眉梢抖了抖,伸手作势挡住,“都说多少遍了你不要随便操人,冰哥会疯,你不要命我还要…”

“滚。”沈清秋凌乱之余对他竖起了亲切的中指。

在内心分析了各种道歉后会得到的反应后,沈清秋整理好表情去了百战峰。
柳清歌正在演武场,负手立阶,目光散落在那群白衣弟子身上,平时就不苟言笑的表情此刻更添了几分冷冽,白袍翻扬间似毫不沾染世俗风尘的倦怠——而众所周知,百战峰峰主柳清歌好战,苍穹山上无可匹敌,经常一出门就是一个月。

正常寒暄了几句之后,沈清秋切入了正题,虚心道:“前几天的事,对不起师弟了。”

柳清歌眉宇间有一闪而逝的愣怔,半晌道:“你道什么歉?”

???

搞了半天人家柳巨巨已经忘了是吗!
沈清秋简直要给跪了。

“人之善矣,尊师敬长,怜爱幼稚。”

“存世道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山有竹林,一朝被毁,满庭残…师尊,”洛冰河忍不住把目光转向立于翠叶掩映中的一袭青衫,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后山的竹子我都恢复好了,没有满庭残叶…”

沈清秋倚在一支修竹旁,神色淡定,仙气泠然。
简称站着装b。
听到洛冰河的话,他挑了挑眉:“恢复好了下次就能继续毁?”

“当然不是,”洛冰河连忙道,“只要师尊喜欢,走到哪里我给师尊种到哪里。”
薄薄的晨光笼罩着他的肩膀,那双眼底隐隐有亮光闪动,目光流转成了可令人深陷其中的漩涡,清秀的眉骨和鼻梁下是棱角分明的阴影。像逆光朝沈清秋走来。

沈清秋恍惚间想起尚清华曾对他说的那句话。

“可能你觉得是瞎折腾,屁用没有,不过,对冰哥而言,可能整个世界存在的意义,就是你的瞎折腾。”

沈清秋不自知地舒展了眉头。
“种什么种。”

算啦,又是一场瞎折腾。

摘叶飞花,疏竹修雅。
执手一世,不负风华。

end.

评论(10)

热度(335)